【周翔】蝴蝶结

看!蝴蝶结!!我大!!蝴蝶结!!!

岚侨:

*如此直白的标题啧啧啧

*给 @繁花大姨妈 的口粮

*一起来戴蝴蝶结梗√

*三更半夜饿着肚子打字真不好【跪
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1.

S市的春天,时间近夏,还是回南潮湿,缠绵悱恻。

早上湿润的雾气浓郁地连靠近相对的人都看得模模糊糊,孙翔还是在太阳还没出来之前绕着俱乐部附近的路跑了几个圈。

跑到一半,太阳没等出来,反而是乌云盖顶,绵绵的春雨飘飘荡荡到轰然倾盆泄下,不过是小一会儿的时间。

附近没有可以遮雨的棚沿或者店铺,树下也已经是湿到与别处无异,孙翔只好冒着斜斜而来的雨加快脚步飞奔回到俱乐部。

到俱乐部门口,可想而知地,全身都湿透了。

在门口撞到江波涛,拿着把伞,看到孙翔“啊”了一声,在对方明显表示着“你怎么莫名其妙的”的眼神下晃了晃手中的半开的雨伞。

“小周让我去接你…现在你回来了就好了。”

还为了接你,被队长大清早地提前了两个小时铲了起来。

江波涛心里有点儿苦闷。

孙翔看了他一会儿,开口想说什么,最后闭嘴酷酷地点点头,拍了拍身上的水就走向宿舍的方向。

江波涛看看他,又看看手里收起来的雨伞,然后无奈地笑着把伞拿回去。

走到宿舍那边的孙翔路过周泽楷房间的时候,明明是已经走过了些,一个拐角转身,直愣愣地就推门走了进去。

房间里周泽楷正把被雨濡湿得出水的衣服往浴室里放,看见大大咧咧走进来的孙翔不禁一愣。

孙翔也是尴尬,怎么就进来了,进来干嘛。

道谢什么的别想让他说出口!

“那什么…周泽楷,”孙翔想了想,不知道有什么好说的,直接转身走出去又显得有点蠢,“有没有多的衣服?”

后面那句纯属孙翔看着周泽楷时的脱口而出。

周泽楷一脸恍然大悟,把湿着的衣服放到浴室的架子上后就让孙翔进去,自己则在衣柜里翻找了一番。

孙翔站在房间中间愣了一会儿,正想转身叫周泽楷别找了他回去宿舍,就看到他拿着一套休闲装。

到嘴边的话被“咕噜”一下吞了回去,孙翔看着周泽楷。

“……洗澡?”周泽楷看他不动作,说。

“……”孙翔想说不用了我走了,但看到了周泽楷眼里的期盼,再一次把自己要说的话给硬塞了回去。

想到之前他们一次不知道原因不知道根本的冷战,江波涛后来提醒他别和周泽楷这么冲动随性,最后不好受的都是两人。

孙翔努努嘴一句“要你管!”而后直接摔门离去。

但他的确是记着江波涛这句话了。

而实践就是现在。

孙翔和周泽楷的身高差的不多也不算少,体格的问题上这不过是俩平时有点运动的宅男,所以一套码数小一些印着轮回标志T仔和码着轮回牌子的牛仔裤,孙翔穿上也没什么不妥,反而衬得更瘦削挺拔。

衣服穿到最后,孙翔嘴角抽了抽,浑身装备都已经完整的他拿着一个绑着蝴蝶结的发箍站在洗手盆前。

他可没想到枪王有这么一个爱好啊?!

手中的这个发箍,蝴蝶结摆的不是很正,斜斜地钉在了一边,可是布料和造型问题让蝴蝶结定了型。

把孙翔吓到的不单单是这个发箍,更是这个大大的蝴蝶结发箍的配色。

偏深粉红色的……带白色蕾丝的……

这是得多少女心啊?!

周泽楷拿这个给他是什么心思!

孙翔冲了出去,拿着发箍对着周泽楷就是急吼吼地。

“周泽楷你什么意思?当我女的吗!给我这东西干什么!”

周泽楷正在在桌前看着资料,听孙翔那冒火的声音才抬起头来。

看清了孙翔手上拿着的玩意儿,周泽楷眉头都没皱一下,说:“戴一下?”

眼看孙翔又要爆出一句话,他又追加了一句:“挺适合你。”

“……适合个屁!!”孙翔差点就把蝴蝶结往地上摔,但转瞬间就被周泽楷擒住了双手,半推半搡地往床上靠。

“靠!周泽楷你!”

早餐还没吃,他这一下子摔下去,身上还加个人的感觉可不好受,孙翔在碰到半软的床铺时就爆了一句粗口,然后头晕目眩。

等孙翔眼前的白光和星星明了再暗了,最后再回到现实的时候,手上的发箍已经被周泽楷抢走,稳稳地箍在了他的头上。

孙翔想伸手把发箍给扒下来,但周泽楷手更快,再一次捉住了他的双手腕,眼神灼灼地看着孙翔说:“好看……戴着?”

“……”

莽莽然就转进了一个早就挖好的坑里,要爬出来的时候又撞入了一个满是星辰的眼睛里,孙翔看着周泽楷,很傻逼地点了点头。

啧,呸,孙翔觉得自己可温柔了。

 


2.

早饭后的早训时间,孙翔一直沐浴在众队友憋笑到极致的眼神中,最终暴走。

“吱啦——”地把椅子一把推开,孙翔爆发。

“靠你们有事快说!看个屁看!”

江波涛憋着笑,强行把自己的注意力转回电脑屏幕上,吴启杜明见副队这样了也不好一直看着孙翔,憋得一脸红当当,也把视线转回训练里。

方明华笑了笑,说:“我女儿有这些东西……还不少,你要吗。”

孙翔脸“砰”地也红了,恼羞成怒地说:“要个大头鬼!!你自己女儿的东西你自己好好留着!!”

最后还是鼓着气坐回到自己椅子上,扯下了自己头上那个被强制箍上的蕾丝蝴蝶结,简单粗暴地扔到了面前的桌子上。

坐在不远的周泽楷回头,看了看孙翔,眼神里有些惋惜。

但过了一会儿孙翔又拿起那个发箍,按了一下那个不知道什么布料,摸上去软,却很是定型的蝴蝶结。

也不知道他想到了什么,明明白了下去的肤色再次冒起了红晕。

“靠靠靠!老子今天就一直戴了怎么着!”

说着就把这个发箍子往他头上那顶乱七八糟的毛上按。

此时训练室里,除了始作俑者孙翔和一直在默默观察孙翔的周泽楷,另外三人的角色皆是撞到障碍或摔下了悬崖。

江波涛把角色复档,计算数值和从头开始的间隙去看了看唇角带笑,眼神专注的周泽楷,心里无奈一声长叹。

没救了这些人。

下午周泽楷来训练室,头上也多了一个蝴蝶结。

那是个闷骚的黑色蕾丝,衬着周泽楷那墨般颜色的头发,居然是从中生出一般的毫无违和感。

吴启和杜明已经不是笑得直不起腰了,而是看着一向表情很淡,话语很少的队长目瞪口呆,末了不禁摸了摸脑袋。

周泽楷身后跟着一脸得意的孙翔,脑袋上还是戴着那个少女心的粉红色蝴蝶结。

杜明张口啊啊了一会儿,忽然说:“翔翔你的核桃起作用了?”

“核桃你妹!”

“他怎么能想得出这种损招的,偷袭啊。”杜明似乎是在自言自语一样,吴启拍拍他的肩膀,斜眼看了看江波涛,接收到求问信息的江副队心里叹了口气,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个塑料袋。

那个塑料袋,外层黑漆漆的,看不清内里,却让启明华三人想快快远离。

江波涛手里变出一只浅绿色的蝴蝶结发箍:“今天,都戴着吧。”

“反正又队长做样板是不是,这么帅气可爱萌。你们也是可以像他那样的!”

“……”

江副队退役之后绝对可以去当销售,说真的。

孙翔满意地看着满训练室的人头上的蝴蝶结,自觉地滤掉了几个人的苦眉愁脸,开心嘚瑟地咧嘴笑。

那一笑,灿烂明媚,就这样再次把周泽楷击倒在地,永不复生。

 


3.

最后,那几个发箍被枪王藏在了训练室里的某个角落。

唯有那个粉红的被偷偷放到周泽楷的房间里,好好塞着。

有次孙翔帮他找东西的时候把这玩意儿也找了出来,干干净净没有点点灰尘地,被恼羞成怒的孙翔扔到了地上。

“姓周的,你干嘛还留着这个!”

周泽楷看着他怒火中烧的眼睛,漂亮的眼睛渐渐弯了些。

“我挺喜欢。”

“好看。”

已经可以对胜负有正确认知并放开心,在无数次挫折中能坚强挺立的孙翔的脸皮却怎么都厚不起来,“嘭嘭”地被周泽楷激得怒气转换成了血气,无意识地红了一片,延绵……

 



——FIN


评论
热度(72)
  1. Atherson藍橋嵐橋橋 转载了此文字
    看!蝴蝶结!!我大!!蝴蝶结!!!